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国内现山寨版“我行贿了”网站 我们应理性期待

  国内现山寨版“我行贿了”反腐网

  模仿印度网站创立,多数未进行网站运营备案;专家建议国家相关部门设置网络反腐平台

  本报讯 (记者韩宇明)在印度出现“我行贿了”网站之后,国内迅速产生了数家同类型网站。记者昨日调查发现,目前此类网站至少已有5家,而且在创办的短短三四天时间内流量大增。

  创办三四天流量猛增

  除了此前媒体提及的“我行贿了”、“我贿赂了”、“我行贿啦”3家网站外,记者昨日注意到,网络上又出现了“我行贿了(liao)”,“中国反行贿联盟”等网站,其开通日期均在6月10日左右。至此,国内以“我行贿了”为主题的网站至少有5家。

  对于创办的动机,多家网站创办者均称因看到关于印度“我行贿了”网站的新闻,受到启发。对于网友“山寨网站涉嫌炒作”的质疑,“我行贿了(liao)”网创办人“爱的根源”称,他就是想提供一个平台,让草根阶层能有情绪宣泄的地方。

  创办仅仅三四天,这些网站的网络流量呈现大幅度增长。“爱的根源”介绍,他们网站现在的独立ip预计已经超过5万。“我贿赂了”中文网至少已经有50万独立IP访问,由于流量过大,该网站有3台服务器崩溃。

  部分网站在申请备案

  记者在几家反腐网站上看到,网友发帖很多,多数为举报腐败行为,也有少数网友的帖子带有调侃性质。帖文的行贿内容涉及工程采购、税务、教育、医院、收费站、村委会等诸多行业部门,金额也从50元、100元到数百万元不等。

  目前这几家网站多是个人网站,记者采访的其中三家网站均未进行网站运营备案。“我贿赂了”创办人“千秋岁”表示,他已经聘请了律师,着手申请网站运营备案。“通过率应该不低”,他很乐观。至于一旦不能通过备案的话该怎么办,三家网站的创办人均表示,已做好充分心理准备。

  ■ 专家分析

  反腐网站应注重公信力

 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喻国明认为,这种网络反腐平台是值得肯定的,“多一个渠道就多一双眼睛”。据他了解,相关部门每年接到的反腐举报约有80%来自民间举报,这其中网络邮件、发帖等是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不过,在喻国明看来,这类网站目前基本上还属于个人网站,还都太小,不具备影响力和公信力。他建议,国家相关部门可合理设置并利用网络平台,以此发挥网络反腐的效用。“在技术上不存在难度。”喻国明说,假设一下,如果该网站是某个权威反腐部门设立的,那么他的公信力和影响力将会非常之大。

“我行贿了”是讲故事还是揭黑幕

  “我行贿了”,一个印度网站,被报道没几天,我们国内已出现三个效仿克隆版本。这个现象,可以表明在不同的国家,腐败都是人们至为关切的问题。

  我们没有印度生活的经验,因而难以了解印度社会的腐败状况。有报道说,近一年来印度相继发生几起腐败大案,而且印度议会拟议设立的反腐机构40多年不能设立,审判腐败案件常常费时上十年,以致最近有民众绝食抗议,引发警民冲突。不过就“我行贿了”网站来说,讲述的都是“小额行贿”的故事。

  是的,这个网站确实是一些故事,确实有“揭开腐败的市价”的效果,网站上的文章看样子多属日常社会生活中亲身“润滑”公务人员的经历,或者成功拒绝“润滑”暗示的情形,而且基本上匿名。

  严格地说,这就不是举报,而是起到抒发不快感受的作用,或者相互给予一些拒绝行贿的技巧。基本上,我不认为印度“我行贿了”网站是一个反腐利器。这几天,国内有很多媒体在讨论这个网站“为什么有效”,我以为可能解读过猛。虽然报道说有一个邦的交通部长通过这个网站查处了20名左右的公务人员,但这也类似于一种“主动作为”,否则网站一年间上万条的行贿记事,得以查处的就不只是一个邦的一个部门几十人了。印度版的“我行贿了”,不是在反腐上取得了成功,而是在集聚有共同行贿感慨和共同行贿经历的体验上取得了成功。

  这不是说“我行贿了”没有反腐的意义,而是说,它所起的作用主要不是导致对腐败的查处,而是让人们宣泄对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小额腐败的怨气,类似于一种特殊的“心情网站”,也算是对腐败现象表达不满的一个网络社会空间吧。

  “我行贿了”,当然只能是这样一种故事汇、虚拟聊吧。行贿到一定的金额,法律上就涉嫌“行贿罪”。而且严重的行贿受贿行为,大多完成着重大的利益交换。因此,在“我行贿了”网站上面,基本不会有人讲述涉嫌行贿受贿罪行的经历,进行自我举报,或者愿意失去已经获得的利益曝猛料,而只会集中于一些日常的、小额的、司空见惯的行贿经历。

  这样的“行贿亲历记”和“心情故事”,可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,大家都去讲一段,无伤大雅。然而,这个网站也足以让人看到印度腐败现象是多么普遍、普通,而且在社会生活中变得近乎“正常”。这就是为什么创立网站的会是两个印度的海归,因为他们能够感受到社会生活的差异;这也是为什么创办人表示初衷也包括“我们也要为此(腐败)负责”,因为这能够表明人们都轻易参与了日常社会生活的腐败。

  网站名为“我行贿了”,里面包含的一个意思就是发帖人把自己摆在腐败发生的过程中去,怨也好,怒也好,你自己也构成了腐败现象的一个方面,而非只是单纯的受害者,并从“腐败日常发生,而人人受害”中,体会腐败造成的社会代价,“用人民的力量可以遏制腐败的蔓延”。

  “我行贿了”在中国的仿效网站,会是怎样的效果呢?还不知道。会成为 “举报网站”、“申冤网站”或者“揭黑幕网站”吗?这样,“我行贿了”这个主旨怎样体现,行贿了的“我”准备承担多大的风险?重大贿赂当事人是否愿意在这里讲述经历?如果成为“举报网站”又何以规避造谣中伤的风险?

  要么,仿版的“我行贿了”同样是讲述各自经历的故事汇,介绍拒绝小额行贿的小窍门,这都不伤大体;要么它要做成举报、申冤、揭黑幕的网站,那可能经常处于风险之中。除此之外,别无它选。

对中国版“我行贿了网”的理性期待

  “我行贿了网”为网友提供了一个网络举报的平台,相当于在各级纪检监察机关、公安机关、司法机关的举报网站之外,增设了一个公众举报网站。它不会干扰职能部门举报网站的工作,而可以成为后者的有益补充。

  多家媒体最近刊发报道,介绍了印度民间举报网站“我行贿了”的成功经验。据新华社报道,国内日前出现了三家仿效印度“我行贿了网”的网站,分别是“我行贿了”、“我行贿啦”和“我贿赂了”。这三个网站迅速吸引了众多网友发帖,披露自己行贿的内幕,这些帖子又引来许多跟帖和评论,人气越来越旺。

  印度“我行贿了”网站的创始人,是两名在欧美生活多年后回国定居的印度青年。他们对印度社会“办什么事都得花钱”的风气很不习惯,觉得无法容忍,于去年8月创办这个网站,希望以此让人们体会腐败的代价,推动政府改进办事流程,遏制腐败发生的根源。这家网站迄今记录了一万多条腐败线索,涉及印度全国19个部门及347个城市,印度卡纳塔克邦交通部门根据网站的举报,惩处了该部门20名涉事官员。

  三家中国版“我行贿了网”的设立,无疑受到了印度“我行贿了网”的启发,希望也能像后者那样,在较短时间形成巨大的影响,在举报腐败方面产生实际的效果。然而不少网友担心,这三家网站能否平安地走下去。这种担心显然不是多余的。

  记得几年前,有人创办了一家专门提供网络举报平台的网站,仅仅运行了一个多月就被关闭。有关部门给出的理由是,该网站“接受群众举报信息并转交有关职能部门,违反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第八十四条规定(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有犯罪事实或犯罪嫌疑人,有权利也有义务向公安机关、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报案或者举报,个人无权受理公民举报和对举报内容进行核实),属违法行为。”而实际上,如众多法学专家所言,《刑事诉讼法》第八十四条并未规定“个人无权受理公民举报和对举报内容进行核实”,而且网站“接受群众举报并转交有关职能部门”,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“受理公民举报”,因此不应判定为违法行为。这家网站的命运,突出反映了有关方面对公众举报的不信任态度。

  比较起来,三家中国版“我行贿了网”与几年前那家举报网站有一个区别,即前者以举报人披露自己行贿的内容为主(举报人在揭发腐败的同时,相当于也揭发了自己),后者的举报人自己则不一定有行贿行为。如果能运行一段时间,一些自己未行贿的网友,大约也会到“我行贿了网”上去发帖举报,这样,“我行贿了网”也就与公众举报网没有多大区别了。作为公众举报性质的网站,“我行贿了网”为网友提供了一个网络举报的平台,其“接受群众举报信息并转交有关职能部门”,相当于在各级纪检监察机关、公安机关、司法机关的举报网站之外,增设了一个公众举报网站。它不会干扰职能部门举报网站的工作,反之,它可以成为职能部门举报网站的有益补充。

  当然,中国版“我行贿了网”与职能部门的举报网站也有一个重要区别,即前者同时具有“开放监督”的特点,接受的举报信息一边转交职能部门(或可供职能部门采集信息),一边也通过网络公之于众,缺乏足够的保密性。这种“开放监督”有时可能“打草惊蛇”,不利于职能部门查处腐败,有时也可能对被举报人造成误伤。这就要求“我行贿了网”尽可能对举报内容进行核实,在行使权利的同时须接受责任约束,在发挥“开放监督”作用与维护公民名誉权、隐私权之间,找到一个适当的平衡点。更关键的是,“我行贿了网”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,但不能成为不让它继续走下去的理由。

网友为何担心中国版“我行贿了”

  给这些网站生存空间,鼓励网站发育成长,就是“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”。

  据报道,近日,国内冒出三家专门反腐网站———“我行贿了”、“我行贿啦”、“我贿赂了”。据悉,这是效仿印度同名网站的做法,印度该网站创办人的办站理念是“相信用人民的力量可以遏制腐败蔓延”。

  微博上有人转发网站地址,就说想看看网站什么时候会被关闭或屏蔽。网友持类似悲观态度并非全无道理。实际上,如今并不缺乏反腐渠道,可在现实中,发帖被删除、上访被遣返、举报被跨省的现象并不少见。虽说不能因此否定反腐全局,但这些案例让人寒心。在这背景下,这些反腐网站能够走多远,不免让人担忧。

  也因为这样,这时候更有必要坚决地支持这些反腐网站。这些网站不仅表明了公众对反腐的鲜明态度,而且更是一种公众力量的体现。印度版“我行贿了”网站开通不到一年便汇聚了1万多条腐败案例,帮助政府惩处了20多位官员。这都说明,来自公众的监督多一分,腐败就会少一些。

  可能有人会说,这类网站会不会变成谣言传播的温床?这种担忧可以理解,但是网站本身也有相关管理制度约束着,而发帖的每个人都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,如果恶意造谣攻击他人,自然会受到法律惩罚。

  温总理说,要“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”。怎么样才能实现这个承诺?说到底,就是政府不仅不能压制民众的声音,还要积极鼓励和回应民众的声音。这些反腐网站是承载民众意见表达的平台,给这些网站生存空间,鼓励网站发育成长,就是践行上述承诺的体现。

  但愿中国版“我行贿了”能走得更远。